0评论

生而为玩家,我并不抱歉

文章来自http://www.sohu.com/a/258498427_204728 2018-10-11 14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院游戏开发行业精英群711501594

导语:

都8102年了,依旧全身被贴满标签的电子游戏对我们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1972年11月29日,雅达利发售了街机游戏《Pong》,这个只有横竖和像素点的模拟乒乓球游戏拉开了电子游戏发展的新纪元。1976年,21岁的史蒂夫·乔布斯获得了帮雅达利工作的机会,随即参与设计出的打砖块游戏《Breakout》至今依然以各种方式活跃在电子游戏界当中。

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们迎来了电子时代,同时在游戏界,硬件的高速发展与成熟的内容制作让电子游戏在中文界获得了一个响亮的名号——第九艺术。

《Pong》

作为一种新生的综合艺术形式,发展至今不过半个世纪的电子游戏在我眼中才正在度过自己的“青春期”,而独特的高开放度与可塑性让电子游戏在刷新着人们对新时代认知的同时,也背负了不少非议,表现形式极其多样的电子游戏很容易获得片面的评论,对于真正的玩家来说,电子游戏究竟代表着什么?

搜索一遍身边的人,我心目中的“头号玩家”非小焰莫属,抓住他回国的空档,我找这个已经是老玩家的年轻人好好聊了聊游戏。

思考

小焰第一次接触电子游戏,是通过外婆家的山寨FC小霸王,“那时候经常会跟姐姐和表哥聚在外婆家,大家轮流机会一起玩游戏,而外婆也会跟我们一起玩,她最喜欢的游戏是《俄罗斯方块》和《马里奥医生》,当时我们没有人能打破她保持的最高记录。”

《马里奥医生》

之后小焰接触到了街机,在街机厅看了一下午《三国战纪2》的他晚上回家就跟爸爸拿了零花钱,去书店买了一本《三国演义》。“现在想想还是很神奇,那时候才刚上小学,竟然读得下文言文版本的《三国演义》,这也是游戏的力量吧哈哈。”他想了想“那时候在我眼中这些文字,是会动的。”

千禧年到来,随着硬件的进步,电子游戏的发展开始进入提速期,而它对小焰产生的影响,也已经超出了娱乐范畴。“那时候的许多游戏对我冲击很大,故事与游戏性完美融合的《仙剑奇侠传》、《马克思佩恩》和《太阁立志传》等作品让我开始严肃对待这种娱乐形式,玩乐之余也产生了更多思考。”

《仙剑奇侠传》

在问到他有没有因为沉迷游戏被父母管教的时候,他笑着说:“其实还好,我父亲就跟我说了一句,‘一定要带着脑子去玩’,我到现在都铭记于心。”

之后小焰接触了大量国外的游戏,而由于当时国内的游戏环境还处于非常初步的阶段,许多游戏都只有英文,在小焰电脑桌前,除了鼠标键盘,少不了的还有一本厚厚的牛津词典。“我也没有刻意学习,算是耳濡目染吧,后来英文就成了我最擅长的学科。”

对综合艺术形式越来越感兴趣的小焰产生了制作游戏的想法,他也有把自己的一些点子持续记录下来的习惯。高中毕业后,小焰决定出国留学寻找更多的机会,第一次到纽约的他还产生了故地重游的感觉:“这不就跟《GTA 4》当中一模一样嘛。”而现在的他已经成为了NYU Game Center(纽约大学游戏中心)的一名学生,目标是做一款“用新的方式来诠释中国传统文化”的游戏。

《GTA 4》中的纽约帝国大厦

在问到他对当下国内的电子游戏环境、以及自身对游戏的看法有没有改变的时候,他答到:“商业游戏的存在也是必要的,并且任何东西都有质量优劣之分,我觉得很多人只是没有去接受和挖掘好游戏背后的艺术价值。而我对游戏看法从来没变过,每一个游戏对我来说都是一个知识宝库,一段新的旅程。”

在我看来,小焰和许多胸怀游戏梦的制作人都有一样的共性,他们不是为了证明什么,而是像导演、画家、音乐家一样,只是这片领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连接

为什么其他艺术形式都替代不了电子游戏?互动特性让电子游戏包含的所有艺术形式都找到了跟受众面对面交流的通道,玩家在这一过程中扮演的角色,比其他艺术形式的受众都要重要。这也难怪现在电子游戏与其他艺术表达形式的交互越来越紧密,游戏与其它连接,游戏与玩家连接,玩家与玩家连接,连接一切是游戏的灵魂所在。

今年3月,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各奖项公布,《水形物语》与其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捧获「最佳影片」与「最佳导演」奖,成为当晚最大赢家。而这位现年54岁的墨西哥裔导演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游戏迷。

托罗曾与THQ合作过恐怖游戏《Insane》,虽然作最终因各种原因没有发布,但托罗对游戏的热情依旧不减。在与小岛秀夫合作了《寂静岭P.T.》后,又继续参与了这位金牌制作人的未来新作《死亡搁浅》。而在托罗的电影作品中,我们也可以看到电子游戏对他的影响之深,无论是《鬼童院》、《潘神的迷宫》还是《水形物语》,玩味十足又带有寓言性质的严肃童话故事正是他的拿手好戏。

出现在《死亡搁浅》预告中的这位奥斯卡最佳导演

同样,小岛秀夫与其成名游戏《合金装备》也正是电子游戏与其他艺术形式紧密连接的典型范例。游戏在战争的大故事背景下,通过复杂深刻的剧情描画了一个个生动特别的人物角色,同时保持着精巧的设计和高度的游戏性。从小岛秀夫在社交网络上的个人简介「游戏创造者:体内70%的成分都是电影」就可以看出,这位知名游戏制作人深知游戏与其他艺术形式连接的优势与重要性。

戛纳最佳导演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最佳男演员麦斯·米科尔森和小岛秀夫

敬畏

今天,电子游戏对于许多人来说,依然是既熟悉又陌生的存在。一方面,电子游戏已经已经成为了大众最常见的娱乐项目之一,另一方面,许多人仍没有接触到其更深层次的艺术价值。电子游戏就像一个万花筒,吸收着各种元素,以各种形态展示着自己,而对于玩者来说,懂得辨别好游戏也是下公平结论的必要前提。

从电子游戏的价值来说,它是承载其他文化的传播介质的一种,但远不止如此,电子游戏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文化形象。马里奥、皮卡丘、春丽、劳拉·克劳馥……这些来自游戏故事中的人物早已走出游戏世界,成为全世界的共同财富。这也是为什么今年的《头号玩家》能引起如此高的热潮,因为无论是玩家与否,它让所有人不需言语便连接起来,也让每个人发现自己都是玩家。

在我看来,在游戏的商品价值被无限放大的今天,许多人已经失去了对游戏作为艺术品的敬畏。无论是玩家,还是游戏制作者,用向下的目光看待电子游戏并不能帮助它进入更深的艺术殿堂。带着敬畏的心,把“制造”变成“创造”去深挖,才能得到想象力的结晶。

历史的车轮继续滚动,人类在进化,而乐趣也需要进化。这正是最好的时代,作为玩家,能得到与这项年轻的艺术形式共同成长机会,见证它的成长与进化,在某种意义上,它延长了我们的生命。正如小岛工作室成立时的致辞所说:

我们是游戏人(Homo Ludens)

从我们降生于世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本能地寻找乐趣,并和周围的人分享我们的创造。没人要求我们这么做,我们也不需要这样做的理由,因为我们生来如此。

我们找到了彼此,我们相互竞争。在一起游戏时,我们也一起欢笑,一起哭泣。

我们的体验团结了我们,也解放了我们。为了分享这些宝贵的体验,我们创造故事、发明工具、让游戏的艺术进化。从文明之初,游戏就是我们的伙伴。

游戏不仅仅是打发时间的方式,它是想象和创造的根本基础。事实上,玩者,也就是创造者。

即使地球的生命都被夺去,变成一片荒芜的废土,我们的想象和创造的渴望也会存续——不仅仅是存续,它会带来百花再齐放的希望。

在游戏创造的未来,新的进化正等待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