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评论

在这个东南亚国家,已经有年轻人靠玩MOBA手游月入数万美金了

文章来自https://mp.weixin.qq.com/s/WfJlZ4p76dV6cmJ7B0BKtw 2018-11-06 40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院游戏美术行业精英群167422913

近期,电竞圈热议的话题莫过于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了。

而在这项巅峰赛事盛宴之外,也有这样一群人在千里之外的马来西亚,创造并享受着电竞赛事的狂欢。在他们之中,甚至已经有年轻人靠玩MOBA手游月入数万美金了。



相较于中韩两国更具传奇色彩的电竞史而言,马来西亚可讲的电竞故事并不多。DOTA,几乎代表了马来西亚电竞初期的全部。


他们不仅诞生了Chuan、Mushi等一线DOTA职业玩家,前者甚至帮助IG俱乐部摘得了DOTA2分量最重的一个荣誉——TI2冠军,其打造的本土俱乐部如Orange等也能在大型赛事上有着出色表现。而作为首都,并且还是国际化步伐最快城市的吉隆坡,近几年靠着成本低的优势也一直是DOTA2官方线下赛事最看中的沃土。有国内从业者称,它有点像低配版的上海。


如果说DOTA选手、俱乐部以及赛事帮助马来西亚建好了电竞产业的根基,那么近两年兴起的移动电竞则给这个产业带来了新的增长点。而通过上周末的一场线下赛事,我们也得以一窥这个新市场的大致面貌。


这项线下赛隶属于MPL系列赛事,即MOBA手游《Mobile Legends:Bang Bang》(下称“Mobile Legends”)的职业联赛。Mobile Legends是由上海沐瞳研发的一款游戏,目前主要针对海外市场发行,当然你可能对游戏名字有所熟悉,但你不知道的是,其赛事布局已经深入东南亚,不仅覆盖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等地,还有声有色地开展到了第二赛季。



其实对于体验过KPL和LPL线下赛事的来说,MPL的线下条件的确不算高大上:选址并非市中心,而是紧邻吉隆坡市区的八达灵市镇;当地电竞馆水平有限且覆盖不足,场地选择捉襟见肘,最终以商场代替;商场的入口也没有明确的引导,初次前来的玩家可能要耐心寻找才能找到场地……


但即便如此,决赛现场玩家数量并没有打多少折扣。一层场地中近百个座位很快被坐满,来晚了的玩家大多选择席地而坐,部分玩家甚至跑到商场二、三、四层,瓜分了本就不多的剩余看台。比较幸运的是,人数的骤增并未影响到商场的日常运营,在保安的协助维护下,比赛得以有条不紊地进行。



16到22岁的年轻人是在场观众的主导,Irwin就是其中之一。1年前,他接触到Mobile Legends这款游戏,并和朋友一同玩到了现在。除此之外,他也是《PUBG Mobile》和《COC》的资深玩家。“我的偶像是Fredo,今天也是为了他而来,”Irwin说。Fredo是马来西亚本土的一名职业选手,以个人实力优秀著称,他所在的AirAsia战队(亚航)也是此次线下赛冠军的有力争夺者。不过事与愿违,Fredo几乎走了和RNG战队Uzi相同的道路——因为轻敌,他们浪了几波团战后最终被翻了盘。打败他们的,正是常规赛排名垫底的同门师弟Saiyan二队Saiyan Reborn。


由于比赛战队来自马来西亚、新加坡两个国家,其延伸出来的民族情结也是MPL线下赛的一大看点。本土战队每一次的外战胜利,都少不了玩家近乎沙哑的嘶吼与欢呼。加之东南亚的电竞风格少不了一个“干”字,因此在大部分时间里,现场往往都处在一种高能状态。



作为英文解说之一,Matthew也被观众的热情所感染,解说过程尤为卖力。在持续时间长达1分钟的团战中,他几乎是用一口气解说了下来,在他身上似乎看到了LPL“氧气瓶解说”昊凯的影子。



不过解说的声音在观众的欢呼面前很快被淹没,加上商场空间较为开放,声音过于嘈杂,观赛体验并不算完美。不过不可否认,眼前的这项移动电竞赛事正用一套适应当地特色的方式形成了自己的雏形。对于在马来西亚市场上如何做电竞,从业者也有着自己的看法。



对于Mobile Legends电竞负责人Logan来说,类似线下赛并非首次尝试。早在2017年7月,他们在印尼雅加达的某个商场中,开启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电竞比赛。“因为是第一次线下看比赛,玩家感到很新鲜,便来了不少,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其中一天比赛打到了晚上12点,商场都关门了但比赛还没有结束,附近的居民嫌我们很吵,甚至报了警。”Logan回忆道。


相比之下,同年马来西亚的线下赛首秀效果就不如印尼。Logan认为环境因素是其中之一,马来西亚靠近新加坡,经济发展较快,大多数家庭都有车,wifi和电脑普及率高,娱乐方式比较多;而印尼人口密集,用户娱乐方式较少,看到身边举办一个比赛,都会热情高涨地相约一起骑摩托车去看。


这意味着马来西亚赛事主办方需要拿出更高的质量标准。“我们会考虑把赛事放到电竞馆,来满足玩家的口味,但在场地逼格之外,氛围也很重要。”在电竞馆尚未敲定的情况下,他们今年依旧选择了氛围更好、人流量更多的商场。Logan称,这样规模的线下赛投入成本在数十万美金左右。



从产业环境上看,虽说马来西亚领先于大部分东南亚国家,但可选择的面仍然很少,在DOTA赛事之外几乎看不到大规模的赛事(尤其是面向本土玩家的赛事),并且现有各项DOTA赛事之间间隔期很长,容易出现断层。之所以出现这个问题,主要原因也在于缺少产品的带动。可以看到,国内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积累了很好的竞技用户基础,相应的联赛沉淀下了各自的用户,但整个东南亚早期并不具备这样用户量级的产品,直到Mobile Legends的出现。


App Annie数据显示,Mobile Legends拿下过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等20国下载榜首,以及44国畅销榜第一的成绩。以3000万人口的马来西亚为例,Mobile Legends据说DAU至今也在100-150万之间。“大包体并不受东南亚玩家欢迎,因此安装包控制在100M,先确保能玩,有wifi的时候在下载剩余资源,另外我们很早就在马来西亚部署了数据中心,”Mobile Legends研发商上海沐瞳运营总监Lucas表示。在此基础上,他们还为每个国家制作了本土民族英雄,也获得了玩家的认可。有了产品为基础,赛事才得以有落地的条件。


“这个行业刚起步,玩家参与热情很高,但市场认可度还不高。我们最开始的想法是用赛事搭建一个平台来打造影响力,降低职业门槛,平民队只要有实力就可以进来,”Logan说,“我们没有强制选手做全职。很多比赛都是周末或周中晚上进行,他们比赛之余可以兼顾学业工作。”


也是因为处于发展早期阶段,战队之间竞争并不激烈,挖角、跳槽现象极为少见,每个月三四千人民币基本就能满足马来西亚本土队员的薪资需求。在持续办了一年赛事后Logan发现,当地的电竞产业开始得到了资本的青睐——Facebook 成为了Mobile Legends全年电竞赛事的独家网络直播合作伙伴,而华为Honor、亚航Airasia、电商Lazada、京东、虎牙旗下海外平台nimotv纷纷赞助MPL战队,“部分顶尖选手签约月薪高达数万美金,对于东南亚来说已经很高了。”Logan表示。通过跟当地产业的深入结合,电竞一步步走向了台前。



俱乐部和选手也是电竞产业发展的重要一环。


作为一名新加坡籍选手,Aeon表示他是在服兵役时才开始玩的Mobile Legends这款游戏。尽管职业生涯至今不足1年,但他已经带领Flash战队拿到了上届马来西亚/新加坡赛区MPL的亚军。


“在成为队友之前,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其中一半队友是通过当兵认识,另一半则是私下比较好的玩伴。”Aeon在接受采访时说。和全职选手不同,Aeon目前只是一名兼职选手,薪水大约几百块新币,比较依赖外出比赛赚取更多的奖金。“平时会增加一些压力,告诉自己一定要赢。”


Flash战队CEO透露,他们在马来西亚和越南都有Mobile Legends的兼职战队,而在此之外,他们还组建了AOV、堡垒之夜战队,前者还曾在越南斩获第一,代表越南队参加了不久前的雅加达亚运会,最终以1:2憾负中国队。在他看来,俱乐部挑选选手离不开5v5的团队协作能力,这支年轻的MPL战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然从投资的角度,有着十年电竞从业经验的他直言好多传统企业不明白投资电竞会获得什么,“毕竟这个行业太新了。”


不过在马来西亚也有公司非常积极地拥抱电竞,亚航Airasia就是其中之一。今年年初,他们初次涉水电竞领域就买下了MPL联赛实力突出的saiyan(赛亚人)战队,吸引了一大批当地年轻人的关注。“这次投资对他们影响非常大,原来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部门,现在已经单独成立一个电竞事业部了。”Logan说。据了解,尝到甜头的Airasia丝毫不错过每一次宣传曝光的机会,每次线下赛,他们都会派空姐前来助阵。


一方面,传统企业逐渐意识到品牌年轻化的必要性,从而拥抱电竞,另一方面,Mobile Legends背后的沐瞳团队也试图让电竞朝着规范化方向发展。


“最初选手穿短裤、拖鞋就上去比赛了,当然在我们看来也没啥问题。不过随着场地搭建越来越规范,对自己的要求也会提升,所以选手、解说、裁判都要严格管理。目前虽然没有做到像国内纯职业的程度,但也在进步。”Logan表示。


电竞算不算是一个好的生意?每个从业者心中都有各自的答案。马来西亚部分电竞老板认为,这取决于当初立下的目标,也就是你想挣多少钱。对于当地人来说,可能挣个一二百万马币就算大获成功了。知足,是东南亚人传递出来的一个态度。



MPL此次线下赛事交由马来西亚最大媒体集团Astro旗下EGG电视台一手执行。一家电视台为什么想到要电竞?其负责人Edward给出了他的答案。


2015年,还在Astro总部工作的Edward收到了大量DOTA玩家的来信,信中称“马来西亚有一支队伍在参加TI比赛,你们应该转播这个游戏”。在当时电竞和游戏不被认可的环境下,Edward和同事很快以没有转播权为由拒绝了玩家的提议。没成想,玩家的来信非但没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通过搜索资料Edward发现,不仅马来西亚选手获得过TI2冠军,而且这项最高水准的赛事每一届都有本土代表队。“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Edward和同事陷入了思考。商议之后,他们决定去联系电竞赛事的转播权。


“英超、世界杯的转播权知道跟谁要,但电竞有些困难,我们谁都不认识,”Edward表示,“这是一方面,技术则是另一方面。电竞用国际网络传输信号,电视台一般是用卫星、光纤直接传送,意味着得从零开始学。有一次对方说RTMB网络传送,我们很懵逼,什么是RTMB?”


电视台转播电竞的消息轰动了不少人。“Facebook主页7个小时已经涌入了百万人,作为服务方的我们之前总是挨骂,这次则收到了相当多感谢的声音。”TI之后,由于收视率很好,Astro开始主动进行更多电竞方面的直播合作。


2016年6月,Astro独立出了一个专注电竞的频道,也就是现在的EGG。Edward从总部拉来了一些对游戏感兴趣的同事,合作转播了DOTA2、英雄联盟、CSGO、FIFA等比赛,期间观看人数一度达到200万。未来一个月期间,他们还将紧锣密鼓地筹备吉隆坡MAJOR。“我们旗下有DOTA解说,不过由于比赛数量有限,他们前不久从全职转换成了兼职,”Edward说道。在赛事之外,EGG也储备了一些原创视频栏目对外播出。得益于传统媒体长期以来的经验,他们在内容创作方面十分自信。


“在马来西亚电竞产业里面,我们算是起点之一,”Edward表示,“这两年许多私人赞助、政府扶持的赛事,不少传统品牌也开始关注电竞。你说电竞小众,没人会信了。”



赛事之外,马来西亚的电竞条件远比国内落后的多。电竞馆在当地并不多见,不过仍利用比赛间隙前往进行了体验。


晚上9点,到达了坐落于吉隆坡某商场顶层的一家电竞馆。负责人Michael称,这里曾是一家街机厅,停止营业后他便租下这个场地,建起了电竞馆。从2月开业算起,他已经运营了8个多月。


电竞馆中心矗立着一个用来观看的超大屏幕,同时也配备了两个小屏方便左右两侧的玩家观赛。座席旁的角落处则放置了空投箱、头盔、枪械等以供玩家拍照。非比赛日期间,玩家也可以享受上网、游戏、会员活动等服务,当然这也是国内电竞馆的标配。而在开黑室隔壁,几个面积不算大的单人间引起了注意。“他们是普通玩家,同时也都是YouTube业余游戏主播,”Michael表示,“有些人家里没有用来直播的设备,或者配置不高、网络卡顿,我们就提供了这样一种方案。对于前来直播的玩家,我们都一律免单。”



Michael透露,电竞馆目前已经注册了7000多名会员。不过考虑到当晚不高的上机率以及并不算突出的地理位置,这个数字或许暗藏着一些水分。此外,电竞馆所需的成本投入也要高于网吧、网咖,能不能盈利也是一个未知数。不过不可否认,随着本土赛事的增多,电竞馆很有可能成为从业者想要抓住的风口。


写在最后


和东南亚其他国家相比,马来西亚电竞很具代表性。它的起点不低,但受困于无法循环。早期因为硬件普及率不高和游戏产品的缺失,本土电竞始终发展不到很高的高度。但随着像Mobile Legends这样的产品的补全和渗透,近两年这个产业逐渐有了提速的趋势。


当然和国内成熟的市场比,马来西亚市场有自己的轨迹,可还是慢了很多。但好在,它已经行驶在了快车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