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评论

宫崎英高的VR游戏 让人陷入自我迷茫

文章来自https://mp.weixin.qq.com/s/gbkGkIPvk2BUDY52vX3OYg 2018-11-27 63浏览

要说当初我似乎也没有多期待《无根之草》,毕竟看到宫崎英高和FROMSOFTWARE的组合,像我这样的文字游戏与回合制战斗选手多少还是有些发怵。但听说这次游戏简介里写着“感动人心”的字样,就冲这个也该看看情况,尽管得到了朋友“宫崎英高说的感动,你连标点符号都不应该信”的倾情警告。


孩子们的自画像(疑似)


游戏故事发生在一个荒郊野外的非常有英伦风的寄宿学校中,学校里大约有六个灵动可爱的孩子和一位行将就木的校长。以温柔大方的少女尤莉亚为首,孩子们天真地祈愿一只妖精的到来。


而我则是应孩子们召唤而来的妖精,左手戴着象征时间的蓝色戒指,右手戴着象征生命的红色戒指。但因为孩子们的灵视不够(雾),无法看见我,于是我就一边用恶作剧的方法证明自身存在,一边在和孩子们相处期间逐渐建立友情牵绊,并满足他们的愿望。单就简介来说,倒是的确温馨浪漫。


岁月静好的寄宿学校


游戏中的位移并非靠“步行”,而是“瞬移”。我只能移动到指定位置,尽管头部可以四处乱看,但身体在原地只能进行八个方向的原地转向,基本原理和谷歌全景地图差不多。这样的设计虽然大大削弱了代入感,倒是至少防止了 VR 晕眩,因为并不存在移动造成的视界晃动,也没有战斗系统,大部分时候只要暗中观察就好了。


于是,游戏就在一个疑似上世纪初的英国乡(huang)间(shan)寄宿学校开始了。前期的剧情由一个个互动谜题串联。


只能瞬移到固定的亮点位置


温婉的尤莉亚就像大家的姐姐,她为了向同伴们证明看不见的妖精已经被召唤到了学校,希望我从大家藏在学校各处的小瓶子里找出香草偷偷放进晚餐里,过量的香料会让食物发出苦涩到流泪的味道。


嗯……当我看着大家在尤莉亚的算计下因为难以下咽的食物在餐桌边人仰马翻的时候,尚且还不知道过不了多久,我就要在尤莉亚的算计之下挺身而出,成为偶像(大雾),登台出道演奏一曲《斯卡布罗集市》。


端庄大方的尤莉亚


游戏中的设定是妖精怕猫,有猫出没的道路我都过不去。恰好学校里就养了那么一只油光水滑的黑猫,第一次它站在了学校的图书馆门口,拦着我探索图书馆。


那时候起我就觉得猫的背后一定有大秘密,越是拦着就越让人深深揣摩那后边有什么,从那图书馆的门边能溜到昏暗光线下的书架一角,使人直直联想了很多拜尔金沃斯的研究资料。直到卡关两小时之后,好不容易请这猫挪动尊驾让了道,我才在图书馆深处的校长室见到了传说中的校长。


除了书还有很多奇怪的东西……别研究了,一提研究我就发怵


不得不说我第一次看见校长的时候还以为是具躺在轮椅上的干瘪尸体……难怪孩子们每天都要自给自足,实在是唯一的成年人老得连照顾自己都很难办到了。


看着校长在学校的角落里神出鬼没,我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仔细一想,似乎《生化危机7》里也有这么个老到走不动路的奶奶……怕不是最终章这老头会突然站起来和我拼个你死我活?但话说回来一校之长老成那个样子都没法卸任退休,贵国政府的养老福利也太差了,该组织孩子们去上访。


镜头一转,我来到了雨夜的学校。这么个古旧的大宅子,就算明知没什么可怕的东西会出现(事实是谁也不敢说是不是真的不会出现),也难免在走到没有人的拐角处时觉得会有村民跳出来大喊“Away!”……不是,我是说走到拐角时就算突然撞见个黑猫什么的,也多半会被吓一跳。


妖精怕猫,但其实我很想撸猫


早听说游戏里还有些似曾相识的小彩蛋,但当真的在女生宿舍找到这些似乎来自《血源诅咒》的元素时,其实在窗外风雨飘摇、屋里烛光明灭的温馨氛围渲染下也没有多可怕嘛。无非就是当布娃娃使出了“取得联系”的姿势时,脖子后面凉飕飕的,仿佛感受到了来自宇宙之外的外部领域的感召。


意味深长的人偶和小小的瑞莎


这布娃娃属于叫瑞莎的双马尾红发姑娘,小女孩娇俏可人,目测也就小学二年级的年纪。此刻她因为发现窗外河边出现了可疑的红色亮光,正想冒雨摸黑出门探索……事实证明她因为这此冒险还重伤了右腿,导致后来的大半时间都只能驻着拐杖。要我说,每天抱着这么个娃娃入睡,大概也是命中注定该她发现点灵异事件(并因此受苦)吧。


娇俏的瑞莎


在瑞莎观察窗外情况时,旁边还有另一个正在帮她拉窗帘的姑娘,那是稍大一点的玛莉。玛莉拥有一头宛如女神芙蕾雅的柔顺金发,总是用温柔爱意照顾着大家的起居,为同伴们的生活打点一切,也为行动困难的小姐妹带去无微不至的悉心照料。


因为她不是在打扫卫生就是在整理床铺,所以我总能从她刚收出来的床单被罩里翻出些新鲜的玩意来,从奇怪的木质雕花碎片到留言纸片再到神秘的图书《Blood & Bone》不一而足,有时候我甚至怀疑她是故意夹进去让我看到的……这么一想就越发觉得这是宫崎英高给我设的套了!


天使玛莉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男生宿舍,尼尔斯是个安稳沉静的孩子,可怜他一直深受病痛的困扰。平常他总是戴着圆圆的眼镜坐在教室,爱看各式各样的书,独自思考各式各样的问题,养独特的宠物。但他其实比看上去要更加有担当,懂得照顾最小的瑞莎,也会欣然融入到集体中去。


病弱系美少年尼尔斯


为了让睡不安稳的尼尔斯休息一下,在一旁照顾他的赫曼想出的办法是把带有安眠成分的退烧药粉末洒进油灯里,基本上就是给尼尔斯吹了一口迷烟……先不说怎么会有这么强劲的安眠药,你们小小年纪就对各种听上去就不太合法的操作这么熟练真的好吗?


赫曼是个有点像是副班长的角色,他总是喜欢一个人爬到树上,其实是想把难以见到的美景分享给伙伴们,很温暖的想法。并且他总是在“班长”提出提案之后积极响应执行,让不可能成为可能,再考虑到他敢于给小伙伴下迷药的莫大勇气,真是个不可貌相的英雄……


少爷型美少年赫曼,脑后还扎着一个马尾辫


话说回来,不论是尼尔斯还是赫曼都帅得各有千秋,虽然现在的年纪还不合法,但可以预见十年二十年之后他们肯定会是两款型男,前者走病弱书生系,后者走混血王子系,哎哟哟~


好不容易度过了这个漫漫长夜,寄宿学校的孩子们决定为热(dang)心(niu)助(zuo)人(ma)的妖精献上一份欢迎礼——开一场演奏会。而为了打开音乐厅上锁的大门,“班长”罗瑞克也是操碎了心。


为了给妖精准备礼物,少年们的行为略冒险,好孩子不要学


大个子罗瑞克的体量倒是与年龄成正比,作为最大的孩子,他包办了全员的一日三餐。罗瑞克十分有作为长兄的自觉,一边把照顾病中同伴作为己任,一边组织校内各项文娱活动,带动大家的探索精神,积极引导发现新鲜事物。


他甚至在赫曼的协助之下从二楼爬进了音乐厅的窗户,还在窗口被蛇咬了——看吧,被蛇咬了!怕不是会死!宫崎英高怎么会放过他!


然后在我忐忑又雀跃的关注之下,他活蹦乱跳地活过了演奏会……啧。


咬了罗瑞克的蛇,亏我对它寄予厚望


……

……

然后就是演奏会,这当然不是什么结局高潮……

但为防剧透,不能说……


其实看着那些站直了到我胸口的少男少女们穿着《血源诅咒》同款风格的修身校服,长着人偶小姐姐同款美型的脸,讲着玛利亚师姐同款知性好听的口音,用纯真又自然的表情和姿势定格在古旧的校舍里,仔细看久了就稍微有些跌进恐怖谷……更别提定格在时间洪流中的人物其实会在我凑得足够近的时候转动眼珠看向我。


Little sister is watching you


在早期的PS2时代有一款英伦风的恐怖游戏叫做《蔷薇守则》,讲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英国,一个19岁少女被不明原因绑架到一个全是邪恶小孩的地方,从此在逃生路上边听着提琴独奏边被熊孩子们各种恶意折磨。


《蔷薇守则》,溢出屏幕的邪恶感


总而言之我遇上的唯美英伦风游戏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让我舒坦的,这种巴普洛夫的条件反射弄得我听到少女开口就觉得她要说“Good hunter……”,并且总是在晚上的走廊里时不时地回头看,纯属自己吓唬自己。


不过当然啦,如果就这样对孩子们纯真的心报以恶意揣测也太失礼了,毕竟孩子们为了和我成为朋友还悉心准备了礼(jing)物(xia)。


好了,那么问题来了,当这样一个互助友爱的大家庭出自宫崎英高和 FROMSOFTWARE 之手时,会发生什么呢?


当然是让人像无根之草那样脆弱无辜,陷入对自我的怀疑啦!


时间留下的残影,为什么妖精能够看到呢?


音乐厅的画,也是音乐厅主题的背景,这个被小动物们温柔守护的婴儿难道有什么寓意?


《无根之草》的叙事延续了《血源诅咒》的作风,故事线索都放在了物品说明里,全靠妖精用手摸。只言片语的暗示说一分留九分,人有多大胆,事有多凄惨。


不过别担心,只要有似是而非的描述加上适当的推理想象,随着故事的推进就保证让人越来越疑窦丛生、崩溃爆发,甚至搞不清这个三层楼两亩地的木房子里到底有几个人,进而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总而言之,当白金奖杯跳出来的那一刻,我回到主菜单,看着岁月静好的老教室,心里只有三个疑问: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整个游戏里唯一点题的地方,也似乎仅此而已


不过想尽办法搞清楚这些问题和问题背后的问题,想必也是考据党和魂学家(?)们的乐趣所在吧。


最后给有机会体会这个安逸到诡异的世界的玩家们一个忠告:宫崎英高说的感动,你连标点符号都不应该信。


P.S.有全程中文配音好评。


又P.S.地图一如既往地精妙,你永远不知道一扇门背后会通向哪里,而一旦打开,你常常会恍然大悟,直呼“原来如此”。